> 心理

口罩商人奇遇记:有人发财上海房子随便买,有人入场即亏白忙一场

逐利涌入,临时转产口罩的企业,鱼龙混杂、囤积居奇的中间商,让因为疫情变得火热的口罩行业更加浮躁。有人趁机大赚一笔,也有人没能跟上节奏,与“暴富”机会擦肩而过……还有人因为口罩得到意外的收获。

4月中旬的一天,上海大胜口罩厂门口,红色横幅拉了一串,上面赫然写着“警惕诈骗”“大胜不设代理商”“大胜门口严禁逗留”。

但偏偏有人对此视而不见。据医疗服务商王弘(化名)回忆,当天有不下300人聚集于此,有的是倒卖口罩的,还有的是来要货的。

△ 受访者供图

两个女人怒气冲冲地扯着一个男人的领带,让他交出100万个口罩来——她们早已支付了250万个口罩的货款。

在严禁人员聚集的疫情防控政策之下,平素门庭冷落的口罩厂成了少有的“例外”。

医用口罩主要供应医院,对医院来说,口罩是纯消耗品,价格压得极低。由于利润低,加上本身技术含量并不高,医用耗材商甚至不屑于做口罩生意,即使做,也不会把口罩作为主要产品。

但新冠疫情瞬间改变了这个行业的命运。从1月份疫情爆发以来,口罩需求从中国一步步转向全球。在供给远远跟不上需求的情况下,市场上出现了“一罩难求”的紧俏行情,口罩价格也一路飙升。

逐利涌入,转产口罩的企业;鱼龙混杂、囤积居奇的中间商;随着疫情发展,不断加强的市场监管……构成了一幅万花筒式的图景。有人趁机大赚一笔,也有人没能跟上节奏,入场即亏损。还有的因非法经营受到法律制裁。

而令医疗圈人士感到诧异的是,掌握口罩资源的往往不是医疗人,那些外行手中往往拥有更多的口罩。

尽管口罩本身技术含量并不高,但也绝不是几片布的简单重叠。决定一片口罩的身价和命运的,除了需求,还有它的原材料和资质标签,监管政策的宽严尺度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一条新政策的出台就可能把一批口罩生意扼杀在途,据业内人士称,大量在市场上流通的口罩并不符合医用要求。

随着国内疫情的缓和,继续做口罩的企业应该如何继续?疫情期间的口罩生意又给了医疗人怎样的启示?

疯狂的口罩:“一天一个价”

王弘记得很清楚,1月22日,武汉封城前一天,一个朋友托他帮忙询问一次性医用口罩的价格,他得到的报价是8毛钱一个。当时他觉得这个价格已经很贵了。因为在疫情之前,一次性医用口罩单价不过三四毛,“竞争激烈起来,可能进医院的价格只有2毛5”。

王弘没想到的是,几天后,他的公司准备购入一批口罩捐给湖北孝感时,买入价已经达到1.5元一个,仅仅一周之后,又涨到了3.5元。

他的买入价最高时达到6元,那是2月中旬,恰为武汉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的最高峰,以及政府要求复工企业储备口罩、额温枪、消毒水等防护物资的当口。

王弘回忆,那段时间购买口罩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,订单再大也不会有任何优惠,“报价来了,就必须接受,否则拉倒。”

上海的医用耗材商李建(化名)发出了同样的感叹——“口罩是一天一个价”。他向八点健闻大致复盘了疫情爆发以来各类口罩采买价格的走势:从一月底到二月底价格一路见涨,至二月底达到峰值,三月起随着国内疫情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和复工后产能提升,价格开始逐步下降,目前的价格已经和一月底差不多了。

△ 吴晔婷制图

李建表示,这还只是大批量的采买价,并非出厂价,“因为疫情最开始不可能直接找厂家买到货,当时货源由国家管控,只能通过一些囤货的代理商和供应商买到一些”。

尽管各地市场监管部门陆续出台了限价令,在卖方主导的市场却很难彻底执行。李建记得一次性医用口罩的限价是每个1.9元,也就是说厂家卖出时,开票金额不能高于1.9元。但李建就遇到很多次,厂家要求,开票金额1.9元,实际要付2.7元。



原文链接:http://688jiankang.com/xinli/7533.html

声明:本网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;本网站688健康网(http://688jiankang.com/)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3592932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信息评论
热门推荐